重生小说

咪乐|直播|免费下载 2017年以来,小镇引进了华东首家高空跳伞基地、富林山汽车主题公园、航空主题酒店等航空旅游产品,和特色工业遗存改造的航空主题乐园等,成为人气的引爆点。

作者:水千澈

文字大小调整:
  这时候作为高级军人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就算是超速行驶被交警发现,郭成雄一个证明摆上去,随便编造一个理由就得到了同行。
  原来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愣是被他用不到半个小时给达到了目的地。
  TOV音乐榜颁奖大会早就已经开始了,入口已经关闭不允许人进去,不过这是相对普通人而言,郭成雄用了一样的法子,编造个可以进场的身份就和秦梵一起破例进去了。
  不仅进去了,两人还弄到了现场保安的证明,佩戴上手腕的条子就可以在现场随意的行走,别管是舞台最近的下方还是观众座椅的地方。
  说起来也巧合,秦梵和郭成雄才进来没多久,恰好到了司凰领第二奖的时候。
  她再次在所有同行艳羡的目光,以及观众们热烈注视下走向舞台。
  路途中经过一名穿着长裤长袖的保安人员,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司凰的脚步就顿了顿,不动声色的用眼尾瞥向对方一眼。
  这是个佩戴着口罩的黑发男人,一头黑发没有任何的打理显得有点凌乱,落在额前遮住了半个额头和眉峰,让一双眼睛也晦暗不明。
  司凰的心底晃过一抹惊讶,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异样,那个飘向对方的眼神也好像再普通不过的一个侧目而已,甚至还给了对方一个礼貌的微笑,然后平淡的收了回来。
  “……”保安梵面无表情,手掌捏了捏拳。
  这小孩是认出来还是没认出来?
  他抬首看到已经走上台阶到舞台上和主持人谈笑风生的年轻人。
  司凰的声色华丽却不会给人轻佻的感觉,放声笑的时候那声音就好像羽毛划过人的心尖尖,别提多醉人了,最要命的是她言语绅士又不失幽默,逗得女主持人都忍不住想再多和她聊几句。
  主持人的职业素养阻止了女主持不该有的私人情绪,觉得暖场差不多了后就把场子交给了司凰。
  根据一开始安排好的第二场表演不需要特别的布置,光司凰一个人站在话筒前就成让舞台成为最受人瞩目的地方。
  《烟火》的前奏渐渐响起。
  这首歌是余奶奶那个时代的歌曲,绝对属于一首老歌了,不过老歌金典,随着时间的流逝只会变得更加的金典。
  何况这首歌还是余舒兰的成名曲,节奏属于很轻缓的那种,歌唱的难度很高,多是高音和低音的变化,对歌唱者的嗓子要求更高。到了现在,依旧很多人喜欢听这首歌,却没几个人敢唱。
  当这首歌的前奏一响起,前排的一批同行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观众们大部分也觉得熟悉。
  原来《烟火》这首歌表是和她的名字一样,刹那间灿烂后的空虚。
  司凰一开始也打算稳打稳扎的按照原来的风格唱,不过她发现自己此刻的心情却不符合这首歌的意境。
  不是说现在的这种心情就唱不出《烟火》的感觉,只是她想到了另外一种更真诚的表达的方式。
  等到伴奏到了该唱歌的部分,司凰站在高架的话筒前,慢慢的张开的嘴唇,空灵悠长的吟唱先由音响流淌出去。
  刹那间全场响起尖叫。
  有的人就是可以在开口的第一个声音给人惊艳。
  唱歌和说话不一样,平日里华丽而清澈的嗓音,这时候却带着刻意的低缓性感。
  司凰站姿优雅,姿态却慵懒,眉眼轻垂着,让眉眼的线条看起来更流畅雅致,她轻唱着,偶尔一个斜睨,目光落向某处,富有情感的眼神迷煞了一群人。
  “你说我是你眼里的烟火,点燃了你的生活,让生命不再蹉跎;你说我残忍得就像烟火,短暂的美丽留下冷漠,连孤独都无人述说。”
  “不要退缩!不要退缩!不要被表象迷了眼!”
  “我不想做你眼里的烟火,灿烂得多直接,消失得就多冰冷。”
  “不要再说残忍,我想陪你走这一生。”
  《烟火》这首歌根据资料介绍,本来是余舒兰在爱情上受挫时创作的一首歌,她年轻的时候亲口唱出来,是一种为情所伤,黯然伤神的状态,作为一个女人被爱人质疑感情,心里的苦楚没办法用言语去述说,只能用歌曲的方式表达出来,在失恋的无望状态把真实的心意唱出来,酸涩难受委屈又止不出还是生出点希望。
  这是一首能轻易让女人产生共鸣的歌曲,偶尔也会被男人用来给女性表白。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