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深海诱惑

2021-12-07 17:43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探索地球最后的边疆
咪乐|直播|云盒apk   随着中国居民经济水平的不断增高,“旅居养老”正成为不少中国老年人的生活新潮流。

海的下面,是一个陌生的世界。那里幽暗神秘,似乎很容易去,却又非常难以到达。正是这个看似矛盾的特点,使得深海充满了诱惑,让无数探险家心醉神迷。

临时受命

转动一台地球仪,闭着眼睛扔一只飞镖上去,你有71%的概率扎中海洋。你坐船来到这个被飞镖选中的地点,那里海拔为零,气压760毫米汞柱,举目四望,一片蓝色汪洋单调无趣。但这是地球跟你玩的一个捉迷藏,只要你勇敢地跳下水去,你将发现一个完全不同的深海世界,那里生机勃勃,充满诱惑。

 

 

2021-12-07,海洋生物学家贺丽生博士就来到了这样一个地点。这里位于关岛西南大约300公里的洋面上,初看上去和其他那71%的大海没有什么两样,但水下却暗藏玄机。如果你从这里跳下水去一沉到底,你将到达位于海平面以下1.1万米的“挑战者深渊”。这是马里亚纳海沟的最南端,是目前已知的地球表面最深处,因此也被称为地球的第四极。

 

 

如果你想去另外那三极,也就是北极、南极和珠峰,你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还不一定能成功。但你只要想办法到达北纬11°22.4′、东经 142°35.5′这个地方,朝水里扔一块石头,它一定能到达地球的第四极,似乎非常容易。但是,因为海水比空气重很多,每下潜10米,静水压就将增加一个大气压。普通船壳材料承受不了这样大的压力,所以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核潜艇的最大下潜深度也就只有600米左右,距离目的地还远着呢。海底1.1万米处的静水压约为1100个大气压,大致相当于每平方厘米需要承受1.1吨的压力,只有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潜水器才能把人安全地送到那样深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挑战者深渊”是最后一个被人类征服的地球极点。

最早到达“挑战者深渊”的是一个美国人和一个瑞士人,他俩于2021-12-07驾驶“的里雅斯特号”载人潜水器成功坐底马里亚纳海沟,创造了人类深潜的世界纪录。但那次深潜的唯一目的就是破纪录,两名潜航员只在沟底待了 20分钟就上浮了,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在那之后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人类再也没有光顾此地,直到2012年加拿大电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花自己的钱制造了一台万米级载人潜水器,让自己成为第三个到过地球第四极的人。

作为对比,2012年之前已有12个人踏上过月球的土地了。

卡梅隆虽然很想顺便搞搞研究,但他驾驶的那台“深海挑战者号”载人潜水器也是为破纪录而建造的,并不是真正的作业型载人潜水器,在科研上没有什么作为。2018年,美国富翁维克多·瓦斯科沃出钱建造了第三台万米级载人潜水器“限制因子号”,深海作业能力大大提高。但瓦斯科沃的初衷还是为了破纪录,科研只是附带功能,因此这台潜水器在操作性能上还是打了一些折扣的。

中国直到2002年才正式开始研制大深度载人潜水器,但我们只用了不到20年的时间就研制成功了“蛟龙号”、“深海勇士号”和“奋斗者号”这三台载人潜水器,完成了载人深潜的三级跳。2020年10月,“奋斗者号”来马里亚纳海沟进行第二阶段海试,连续7次下潜至万米深的海底,圆满完成了预定的工程测试任务。按照计划,当年11月19日将进行第8次,也是返航前的最后一次下潜,海试团队决定安排一个应用潜次,并邀请一位真正的科学家参加,贺丽生幸运地被选中了。

“上船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下潜,因为原定给我安排的任务就是处理潜航员采回来的样本,并为样本采集地点的选择做些指导工作。”贺丽生回忆说,“直到下潜前两天他们才通知我,确实有点意外。后来很多人问我怕不怕,如果我从来没上过船,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可能会想一想,但我已经跟‘蛟龙号’和‘深海勇士号’下去过好几次了,最深下到过6000多米。这次跟‘奋斗者号’的海试团队朝夕相处,看他们一次次地下潜,一次次地改进,心里非常有底,‘害怕’这个词在别人问到我之前,我连想都没有想过。”

因为事先没有准备,衣服没有带对,贺丽生穿着一件借来的棉坎肩钻进了“奋斗者号”的载人舱。很难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载人航天领域,这就是两者最大的区别。载人深潜的技术难点主要集中在潜水器的研发上,一旦研制成功,执行下潜任务的技术难度要比载人航天低很多,任何身体健康的人只要经过简单的培训就可以跟着下了。

“奋斗者号”看上去像是一辆超大号的装甲运兵车,但载人舱只是一个内径1.8米左右的钛合金球,一次装3个人略微有点挤,但还是可以接受的。那天担任主驾驶的是潜航员叶延英,他是中科院深海所潜航员团队的队长,经验十分丰富,“奋斗者号”首次万米下潜就是他担任的主驾驶;副驾驶名叫王治强,也是深海所潜航员团队里一名经验丰富的成员。

虽然那次深潜配备了两名潜航员,但这是海试时的特殊安排,将来执行任务时只需一名潜航员操纵潜水器就够了,载人舱内的另外两个位置都可以留给科学家。多年的国际科研实践表明,载人深潜作业的最佳配置就是一名驾驶员带两名科学家,这样的搭配方式工作效率最高。相比之下,“限制因子号”的载人球舱小了很多,每次最多只能允许两人同时下潜,比“奋斗者号”少了一人,工作效率大打折扣。

载人球舱的舱门关闭后,技术人员用母船上的A架把“奋斗者号”吊放到海里,然后蛙人乘坐一艘橡皮艇登上潜水器,解开A架的挂钩,让“奋斗者号”自由漂浮在海面上。整个过程摇晃得挺厉害,贺丽生感觉有点头晕,好在蛙人动作熟练,不到5分钟就搞定了。潜水器的各项参数检查无误并收到母船的指示后,驾驶员叶延英打开压载水箱的注水阀门,把海水灌进去,“奋斗者号”便在重力的作用下开始下沉,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商城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