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们的“宝藏”老师有“绝活儿”
稿件来源:西安文明网 发布时间:2021-10-16 09:38

  每天和数字、方程式打交道的数学老师,却因为炫酷的花样跳绳技艺,拥有了一群学生“粉丝”;

  每天和文字做朋友的语文老师,竟然能在双手翻飞间剪出中华传统故事;

  大家印象中严肃刻板的物理老师,化身成常常让学生发出惊呼的“魔法师”,让物理课变得生动有趣……

  在西安市的中小学和高校,有着许多工作认真负责、有才更有爱的老师。他们看似平凡,却一个个“身怀绝技”,是学生、家长心中的“宝藏”老师。在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到来之际,让我们一起走近这些可亲可敬的老师,看看他们如何用“绝活儿”,带领学生们一点一滴变化和成长。

  “宝藏”数学老师免费教红拳

  碑林区友谊小学人人都会打拳

  

  蒋侃老师带着全校学生齐练红拳。

  在西安市碑林区友谊小学,有这样一位“宝藏”老师,他叫蒋侃,是一名数学老师,还是红拳传承人。除日常数学教学外,他还免费教学生打红拳。尤其去年8月自友谊小学新任校长马西蓬到任后,大力挖掘学校特色,将“红拳文化”正式引入校园,蒋侃也有了新身份,被学校聘为“红拳教练员”,开始在全校范围全面推广红拳。

  “千年红拳,文化传承,习武修德,爱国健身……”近日,下午大课间时间的友谊小学,清脆嘹亮的口号声声入耳,展现在眼前的是蒋侃带领全校学生齐练红拳的壮观场景。这也是校园近年的常态。如今的友谊小学,人人都会打红拳,校园里经常可见靓丽的中国红。

  蒋侃说:“红拳作为陕西武术文化一张响当当的名片,起源于周秦,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我自幼就拜师练习红拳,学习了拳、械、推手等20余套技艺,并在很多比赛中获奖,不仅是红拳专项教练员、裁判员,还是红拳传承人。在友谊小学担任数学教师期间,业余时间练拳,吸引了一些爱好的学生,2011年开始义务教个别学生学习红拳。马校长来了后,从学校实际出发,从学生的兴趣爱好和特长出发,不仅非常支持我练拳,还大力推广红拳,2021-10-16,学校‘红拳文化传承基地’揭牌后,我被学校聘为‘红拳教练员’,开始组建学校的红拳社团,带领同学们练习红拳,慢慢的红拳也成为学校鲜明的特色。”

  除练习红拳传统打法外,蒋侃还创新教学,自编红拳武术操,很受学生欢迎。“最初红拳社团是从二年级起每班选择3至5名爱好者自愿参加,免费教学,每周3次,下午第2节课后训练基本功“红拳十三式”,锻炼孩子身体的柔韧性。”蒋侃说,红拳技法多,他就结合孩子们喜闻乐见的流行音乐,选择简单适合小学生的动作,自编了红拳武术操,孩子们很喜欢,兴趣愈来愈浓厚。学校还给孩子们创造了多个展示的舞台,每次社团活动和艺术展演后,身着红色拳服的孩子总是成为全场的焦点,神气十足,这激发了全校学生的兴趣。

  2021年3月新学期开始,校长马西蓬决定让全校560多名学生利用大课间时间在操场上学习“红拳十三式”和“红拳改编操”。从最初的20余人,到现在的560余人,红拳文化传承因子及红拳“兴趣种子”已深深植根在每一位友谊学子的心中。“现在友谊小学人人都会打红拳,每天练红拳已是常态,孩子们虽个头不高,但个个很神气,打起红拳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很有活力,如今这也是学校落实‘双减’,开展课后服务的一项特色。”校长马西蓬说,文以载道,武以修身,对孩子们来说,学习红拳可以强身健体、发展特长、还可以磨炼意志,在传统武术的训练中形成自律、严谨的品格,做品格端正之人,做行事坚毅之人,做有家国情怀的传承者。而红拳文化走进校园,对友谊小学来说是充实校园文化的新形式,是营造良好校园氛围的新理念,更是坚定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新途径,友谊小学还将不断探索,让传统文化焕发出新的活力,办好老百姓家门口有特色的“精致名校”。 (牛凌 文/图)

  “我的语文老师是剪纸高手”

  

  汤瑶为学生讲授剪纸技艺。(记者 王旭东 摄)

  一张红纸、一把剪刀,可以变出很多图案,“默默”地讲述着中华文明和传统文化。你能想到吗,这些会“说”故事的作品,就诞生在碑林区文艺路小学一名语文教师的手中。

  这名语文教师叫汤瑶。 9月8日,在汤瑶的班级社团活动中,孩子们兴致勃勃地欣赏着老师的剪纸作品《十二生肖》。威风凛凛的老虎、斗志昂扬的公鸡、欢快奔腾的骏马、憨态可掬的小猪……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动物,似乎要从纸上“跳跃”出来。“太像了!汤老师剪得太好了!”孩子们忍不住把剪纸摸了又摸。

  汤瑶给每个孩子发了一张红纸、一把剪刀,示范了简单的剪石榴。孩子们认真模仿,一下一下地学起来。不一会儿,大家的课桌上出现了一个个胖乎乎的“小石榴”。汤瑶鼓励孩子们用剪刀剪出自己心中的斑斓世界,雨滴、娃娃、书包、小鱼……学生们取材生活,作品虽显稚嫩却充满童趣。

  上师范学校时,汤瑶就进行过较为专业的美术学习,她深爱传统文化,尤其擅长剪纸和制作脸谱。她意识到,可以将这些植入孩子们的第二课堂,于是,汤瑶便开始在班级社团活动时间教孩子们剪纸和制作脸谱,并将中华文化故事渗透其中。为了让孩子们了解陕西、热爱家乡,她带领学生制作秦腔脸谱,还充分利用陕西省歌舞剧院、陕西省京剧院等周边文化单位资源,邀请专业老师给孩子们教授秦腔。许多孩子都自豪地说,“我的语文老师,也是我的艺术启蒙老师!”(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燕)

  “我们的物理老师会变‘魔法’”

  

  贝鸿指导学生进行趣味物理实验。(记者 王旭东 摄)

    在莲湖区西电中学,有这样一个教师团队,学生们每次见到他们,都会先瞄一眼他们的双手,充满期待,“老师今天又会给我们变什么‘魔法’?”

  “来,给你们每人一个日光灯管,轻轻碰一下这个盖着丝巾的物体,看看会发生什么?”物理教师贝鸿神秘地说。“哇!太神奇了!”当学生们看到自己手中原本普普通通的灯管发出了五颜六色的光,都惊奇地问贝老师其中的奥妙所在。

  “这就需要你们自己探究答案了。”贝老师笑着将丝巾拿下来,露出一个圆圆的大玻璃球。“原来是辉光球!老师,我知道答案了!”高二年级学生罗继军解释称,“辉光球里的静电高压激发了灯管里的荧光物质,使它发光。”“说得对!”贝老师露出赞许的目光,带领学生们继续探究……

  记者了解到,像这样有趣的物理创新实验,每天都发生在西电中学的教室或物理实验室里。贝鸿是陕西省特级教师、西安市首批“名师+”研修共同体主持人。他告诉记者,为了帮助学生克服学习困难,培养学生主动探究知识的兴趣,学校物理教研组的老师们从生活中汲取素材,利用课余时间共同研讨、反复尝试、执着研究,创新性地制成了100多套成套的教学仪器设备,有的还获得了国家专利。

  摇绳发电、静电飞羽、水火箭、牙签挂水瓶……从力学实验到电学实验,从课内实验到课外拓展,一个个融入物理老师们智慧和心血的创新实验,充满了惊、奇、疑、险。(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燕)  

  他将知识汇聚指尖 在无声世界“舞动”

  

   姚嘉瑞在用手语和学生交流。(记者 尚洪涛 摄)

   “讲课喜欢穿大甩裤,说话喜欢手舞足蹈。或许是习惯所致,无论和谁交流,我都喜欢用手语比划几下。有人说手语是无声的太极,现在我已经打得行云流水。”这是西安美术学院特殊教育艺术学院青年教师姚嘉瑞在一段视频中的自我介绍。姚嘉瑞2014年毕业于西安美院,今年是他当特教老师的第13个年头。

  特教课堂上,姚嘉瑞将知识汇聚指尖,安静的教室里,孩子们的思维跟着他的双手起舞。“上课的时候,把我想教给他们的,通过我的表情、肢体语言,还有手语,准确易懂地传递给学生们,这是我的职责。”姚嘉瑞说。

  短短的话语,背后却是姚嘉瑞更多的付出,教师课下的功课做了多少,都会在讲课中体现出来。

  特教的孩子,由于语言听力障碍客观原因,理解力,表达水平综合稍弱,即便通过文字沟通,效果也有折扣。“但你真正为他们去做很多事,他们是能感受到的。”姚嘉瑞说。2017年7月,他带的第一个班毕业最后的见面会,“会后,一个男孩一直在楼道转来转去,加班结束晚上10点多我走出特教院,娃一直跟着我到操场入口,跑过来抱着我哭。他无法用语言表达,但我百分之百感受到了孩子的不舍。”

  “我教过的每一个学生,我都希望他们很好。”姚嘉瑞说,“教好一个特殊学生,就是在挽救一个原本不幸的家庭。所以,我想让更多特殊学生能学到更多知识,带着自信走向社会。这也是美院特教院所有教师的心声。”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任娜)

  “我的花样跳绳是数学老师教的”

  

  龙博望展示花样跳绳。(记者 王旭东 摄)

  “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生活中常有人这样调侃。而曲江一小的孩子们则会自豪地告诉大家,“我的花样跳绳是数学老师教的!”

  “来,孩子们,先做做热身运动……用跳绳打个直线,翻绳……” 9月6日下午5点半,是曲江一小的课后服务时间,宽阔美丽的操场上,孩子们有的踢球、有的跑步,参加花样跳绳社团的30个学生,则在龙博望老师和另一名社团老师左蕊利的耐心指导下勤奋练习。

  龙博望是曲江一小一名优秀的数学教师,同时也是花样跳绳的“武林高手”。他从14岁起学习花样跳绳,日日勤加练习,最终成为陕西非遗花样跳绳第五代传承人,还曾在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花样跳绳比赛中,和团队一起为陕西队夺得花样跳绳金奖。

  龙博望现场给记者展示了花样跳绳,其难度之大,花样之多,看得记者目不暇接。“花样跳绳有好几百种跳法,可以单人跳、多人跳,还可以与舞蹈、杂技结合着跳。”说起花样跳绳,龙博望如数家珍。据他回忆,有天下课后他在操场上刚跳了几下,就被学生们“围观”了。孩子们觉得花样跳绳很炫酷,希望能跟他学习。学校领导看到花样跳绳在强身健体、磨炼意志、文化传承等方面的作用,便于2017年成立了花样跳绳社团,由龙博望兼任社团老师。

  三年级学生刘朔逍很喜欢花样跳绳,每天几乎绳不离身。社团老师让孩子们每天回家练习2000个单跳,刘朔逍却对自己提出了更高要求:跳5000下!参加社团一年多来,他已经跳断了两根绳。

  “这30个孩子学习花样跳绳有一年多时间,各方面的进步都很大。”左蕊利告诉记者,很多家长向她反映,孩子们体质增强了,不少孩子的身高都长了8厘米以上;有的孩子过去很内向,现在脸上的笑容多了;有的女孩子过去爱哭鼻子,现在也坚强了不少。(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燕)


西安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版权所有 西安文明网 京ICP备10031449号
Copyright ? 2012-2021 xa.wenmin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